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5月在中美贸易战下注定不平凡,不仅影响了中美贸易,同时也把在美国大学的中国学者牵扯进来,使其留学生不得安心。根据美国《侨报网》统计,今年以来,美国至少已经有7所大学发表声明,表达对包括华人在内的国际学生以及学者的支持,分别是: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伯克利加大、密西根大学、加州戴维斯、特拉华大学、莱斯大学。它们呼吁学术自由,反对族裔标签。

7所大学声明如下:耶鲁大学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5月23号的时候耶鲁大学校长发了一则声明,他们表示:

“近几周,激化的中美矛盾,对学术交流日益严格的审查,让不少在耶鲁的国际学者担忧

….但耶鲁坚持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有才华的同事,不管来自哪里都不减损对研究的奉献。” 

除了发出声明,同时耶鲁正在跟美国大学学术协会(AAU)的同事进行合作,敦促联邦机构澄清他们对国际学术交流的担忧,并且欢迎所有国际学者和学生来美国学习交流。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莱斯大学

5月18号,莱斯大学校长给全体师生写了一封邮件。其中提到

“我们近三分之一的教职员工在国外获得自己第一个高等教育学位…

我们出色的研究来自于各国家的出色学者齐聚一堂的共同成果…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我们欢迎所有国际学生,学者,教师,重视这个校园里的所有人,不论他们来自哪里”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在2月21号的时候,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长卡洛;克里斯特(Carol T.Christ)及副校长和教务长是最先站了出来表明了自己的观点。

他们给全校师生发布了一封联名信,他提到说有管理层收到了一些有关学校华人教授以及学者的负面言论,暗示这些学者可能在盗窃知识产权。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他说,

“当国家安全问题成为我们关注的新闻时,我们不能够恶意怀疑,伤害这些国际学者。我们对所有国家的人都敞开大门,所有人都可以在这里得到公平的对待和尊重。因为加州以前黑暗的历史教会了我们,不能够通过一个人的国籍而怀疑,否则,会带来极大的不公”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斯坦福大学

3月7号的时候斯坦福大学也作出了回应,校长以及教务长在官网上发布的声明

指出斯坦福主要的宗旨是“斯坦福大学的每一位成员都受到重视。”

同时强调了一点:

“要保证我们谨防将对国家安全的关心变成恶意的揣测:我们不该因为一个人的国籍而对他产生怀疑” 

每一位外国学者都是他们的财富和他们的力量,斯坦福校园欢迎每一个种族民族,

“我们需要拒绝所有形式的偏见和歧视”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密歇根大学

3月28号密歇根大学强调了他们对于能跟国际学者一起研究和教育这件事情感到很自豪。正是因为跟其他国家的交流学习,才使得我们的世界更为安全。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

4月22号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同样发出声明称:

国际学生,教师和访问学者,他们是我们保持国际化和国家人口多样性的重要的一部分,也是让我们保持卓越的基本要素。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特拉华大学

5月10号,特拉华大学表示“看得出来,最近的政治交锋殃及了许多学校学者,有很多华裔学者学生都感到自己成了不受欢迎的人。”

但是校方表明,将坚定支持并促进国际合作,尤其是继续提供其国际奖学金。

这样掷地有声的话语,无一不在告诉川普政府,不要对中国留学生妄加猜测,他们并不是所谓的间谍!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科学》杂志发声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科学》杂志网站截图

《科学》杂志刊登评论,称美国科学正在受到两大威胁。加州大学教授布鲁斯(Albert Bruce)等人在《科学》杂志发表评论文章,称美国对外国学者的排挤、以及不再支持年轻学者对新想法的探索,是对美国科技继续繁荣发展的严重威胁。

评论称,美国之所以能位居全球科技领域的领导者地位,是因为长期以来依靠研究型大学的贡献。这些高校在科学和工程领域创造出新的基础性知识,培养出大量杰出的年轻人,而那些人则成为了未来的技术专家、学者与企业家等。

美国的大学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了不起的年轻科学家和工程师,他们中的一些也选择一直留在美国,正是这样,才构成了美国科技繁荣发展的循环系统。而现在,这个循环体系的两个关键要素正在受到严重威胁。

首先是年轻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缺乏资金支持,要想拿到资助、开展新的独立研究,已经越来越艰难。有统计数字表示,来自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各类科研资金,发给36岁以下科学家的金额已经从1980年的5.6%下降到2017年时的1.5%;同样,在美国能源部以及各国家实验室,那些高风险、高回报的研究和开发也正受到研究资金的极端波动,以及非常有限的自由支配资金的限制。

另一层因素是,当前政治层面一些人士的令人沮丧的引导,引发了社会公众层面的对话,从而不公正地贬低了国外学者的成就与贡献。评论认为,美国科技领域(STEM)当前有近一半的博士生是来自国外,美国政府应该让他们更容易、而不是更难的留在美国,以促进科学循环体系的成功。

本文转自今日看点网



他乡正在招募哦!怒戳:https://taxiang.io/join/

发表评论

他乡APP

他乡手机客户端更方便哦!

专为海外学子定制,租房|二手|资讯|圈子